河南省师德建设宣传网 媒体报道

《中国教育报》报道:最美教师郭文艳谈幼儿园如何助力乡村振兴

侯兆川地处海拔1000多米的太行山深山区腹地,位于河南新乡,这里地理位置偏僻,大多村落都在深山区,教学点布局分散,师资力量薄弱,教学设施落后。2012年,为促进城乡教育公平,辉县市委市政府建立了侯兆川教育文化中心,西平罗乡中心幼儿园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也是在2012年,我和团队从县城来到这座大山,想要为农村学前教育发展出一份力。可走进村子,却发现这里缺乏生机,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留守妇女居多,老百姓精神世界匮乏,“小学化”教育方式根植在幼儿家长的内心。于是,我们开办了“社区大学”,走上了靠成长教师发展园所、靠成长家长成就孩子的道路。


微信图片_20220411091132.jpg

辉县市西平罗乡中心幼儿园的孩子们在田里挖红薯


将家长卷入幼儿园教育中来


我们发现侯兆川有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和人文历史资源。我们秉持着大自然、大社会都是活教材的课程观,依托丰富的乡土资源,构建了颇具乡土特色的生态课程。当地村民广泛种植的花生、玉米、红薯、高粱,乡村田野里的玉米皮、树叶都成了我们的课程资源,这些材料既绿色环保又经济适用,成为构建课程的有利资源。


与此同时,我们坚持参与式、体验式、实践式的学习方式,带领孩子们走进大自然,亲近大自然,听闻大自然的声响,亲身感受活动的乐趣。在种植园中,孩子们从翻土、播种到除草、浇水,从观察秧苗生长到收获果实,各种能力都得到了提升。教师们也在不断的探索实践中,学会了利用树叶、花生、葫芦等乡土资源开发园本课程。


我们还运用多种方法带动引领家长,提高家长素质,改变家长教育观念。我们面向全体家长开放阅览室,让他们进行自我学习、自我提高,并利用家长会、读书会给他们搭建分享交流平台。我们带领家长走进山东聊城参观葫芦文化艺术节,带领他们到辉县市学习剪纸、听专家讲座等,让他们走出大山亲身感受、体验浓浓的学习氛围。我们还请河南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刘晓红教授定期到幼儿园给家长作科学育儿知识专题讲座。


我们的真诚和执着影响了家长,幼儿园的家园共育工作有了很大成效。我们发现家长在思想上、态度上、行动上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他们开始主动走进幼儿园,来到孩子们身边,参与到幼儿园的各项活动中去,比如与孩子们一起参与种植活动。更重要的是,家长慢慢懂得了陪伴孩子的重要性。家园共育工作的开展,拉近了我们与家长的距离。

 

用“课程”改变百姓精神生活


一个特殊的机缘,中国农业大学的孙庆忠教授到川中调研。看到很多家长在帮幼儿园插红薯秧,他很惊讶在这偏僻的山区竟然有家长对教育如此热心,他建议我们创办“社区大学”。


“社区大学”是干什么的?怎样定位呢?我们一无所知。孙教授明确告诉大家,它既不是家长学校,也不是农民技术学校,而是成人终身学习的地方。“社区大学”的目标是让社员做学习型家长,实施科学育儿;做智慧型成员,营造幸福家庭;做建设型村民,打造和谐社区;做有梦想的新人,带动家乡发展。


于是,我们大胆创办了以幼儿园为依托的“社区大学”。既然是“大学”就应有课程,我们从教师的特长和百姓需求入手,最初开设了“生活与健康”“美工创作”“舞蹈”“国学知识”四门课程。经过半年试课并和孙教授集体研讨,课程增加到24门,有育儿知识、卫生保健、法律常识等提高成员认知水平的课程,有美术创作与欣赏、非洲鼓、舞蹈、音乐与欣赏等丰富成员生活的艺术课程。我们鼓励家长以及十里八村的百姓走进“社区大学”课堂,学员中既有“90后”的年轻妈妈,也有年过七旬目不识丁的爷爷奶奶。“社区大学”没有门槛,不分年龄,只要想来,只要愿意来,都一律欢迎。


微信图片_20220411091121.jpg

辉县市西平罗乡中心幼儿园的教师在教村里的老人画画 郭文艳供图


“社区大学”不同于一般的大学,教育对象是农民,“我讲你听”这种传统的教学方式显然是不行的。我们也曾遇到过瓶颈,甚至来上课的学员只有个位数。为此,我们经常组织温馨的联谊会、文艺表演、全民健身等活动,让学员参与其中,让他们进行体验式、参与式、互动式学习。每年我们会举行庆典活动,村子里的男女老少都来参加,年轻的上台唱歌跳舞,年老的表演快板、三句半,甚至在城里上班的人也来观看。每年我们还会收集大家的文章,编辑一本30万字的“社区大学”年刊。


通过活动,学员获得了自信、健康和快乐,更丰富了精神世界。农民从握着锄头、打着麻将转向拿起画笔、编织作品,“社区大学”改变了老百姓“一天三顿饭,围着锅台转”的生活方式。

 

幼儿园教师成了村委会副主任


幼儿园创办“社区大学”的做法得到了市委市政府、乡政府的支持,市委也提出多元化综合治理,让一些党员、医生等有文化的新乡贤参与到乡村建设中来。因此,辉县市委市政府于2019年10月专门委派幼儿园15位骨干教师分别到西平罗乡的各村任职,每位教师都有了一个新角色——村委会副主任,这为我们走进乡村、吸引更多百姓参加“社区大学”的学习提供了便利条件。从幼儿园教师到“社区大学”讲师再到村委会副主任,我们在身兼数职的同时,也深深感受到自己肩上扛的是责任和使命。


因为“社区大学”离村子比较远,为更好地服务乡村,让腿脚不方便的老年人参与学习,2020年9月,我们正式走进乡村,在西平罗村、兆村开办分学堂,并于2021年10月在柏树湾村开办分学堂。我们采取村民共建的方式,让村民参与建设学堂。兆村学堂原来是一个棋牌室,是村民打麻将的地方,这两年主人进城定居后一直闲置,院子里长满了比人还高的荒草,经过村干部协调,我们决心把麻将屋变为学堂。我们割草、铺地面、修建学堂时,一位坐着轮椅的老人看到大家忙里忙外,就自己推着轮椅给我们运砖。他说:“你们把学堂都办到我们家门口了,我不出大力也要出小力。”如今,学堂每周二、周四下午给学员上课已成为常态。把学堂办到村子里,也意味着我们的“社区大学”正式开启了乡村建设。


我们的角色在幼儿园教师、“社区大学”讲师、村委会副主任之间来回转换的时候,也获得了职业价值感和成就感。教师们给自己的定位也发生了变化,我们虽然只是幼儿园教师,但也可以发挥更大的功能,可以做传播乡村文明的使者,用美好的情怀去温暖乡村里的每一个人。


“社区大学”小而言之,可以密切学校与家长的关系,可以把“大手拉小手”活动进行得更彻底,可以说是家长学校的升级版;大而言之,可以联系学校与村落,实现学校更大的教育功能。川中“社区大学”将学前教育和成人的终身教育紧密连接在了一起,在从学前教育到成人教育的道路上,川中“社区大学”为教师们的专业成长搭建了平台,为农民的幸福生活开启了智慧之门,迈出了从教育走向乡村建设的第一步。


(作者系2021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出彩河南人”2019最美教师、辉县市西平罗乡中心幼儿园园长)


《中国教育报》2022年04月10日第2版


扫一扫分享本页

责任编辑:杨智斌 二审:张利军 三审:侯军锋

返回
首页
返回
顶部